首页 > 新闻速递

第35章 我开玩笑的(2)

她今天,确实忘记了带手机。

沐逸群并没有因为她的尴尬放过她,头微微偏了偏,看向了沐逸枫:“大哥,我想万博体育信誉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万博体育信誉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万博体育信誉官网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,万博体育信誉官网页面提供一流的在线安全游戏产品,万博体育信誉一体化的平台,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。我们都不受人欢迎。不如,先走人好了。”

池晚凉的脸色更加苍白,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尖轻颤。喉间翻滚着无数想出口的话,最后却是沉默。

商昊南拧起眉心,一直知道沐家两兄弟不是很喜欢池晚凉,却没想到在这样的日子里,也不给面子。眉心不赞同的拧起,他握了握拳头正要开口,一个声音比他更先出口了。

“逸群哥你这是干嘛?”沐悠然不高兴了,瞪着沐逸群:“姐姐不想过生日,是我说要帮她过的。她没带手机我让商昊南给你们打个电话。你要不要这样啊?”

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,她可不记得逸群哥哥以前是这个样子的。

“小公主生气了?”沐逸群松开手,唇角的笑意更深:“我开玩笑的。没想到晚凉生气了。”

他转过脸看着池晚凉,神情不甚认真:“对不起啊晚凉,你好好过生日,不要生我的气哦。”

“我,我没有生气。”池晚凉感觉冷,感觉空气一阵又一阵让她窒息,她突然很想逃离。站了起身,微微低着头:“我,我上个洗手间。”

池晚凉离开了,沐逸群眯了眯眼睛,坐着不动。商昊南瞪了他一眼,站了起身:“我让天宇再拿几瓶酒来。”

看着商昊南离开的身影。沐悠然刚才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。那种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,她有冲动想跟上去,问商昊南一些问题。

可是,问他什么?

不等她站起来,沐逸群却笑着勾住了她的肩膀:“小悠悠。很久没有听你唱歌了。来,今天给哥哥唱两个,怎么样?”

“逸群哥。”沐悠然看到他的笑脸,回过神来:“你干嘛欺负姐姐?”

“欺负?”沐逸群挑眉,有几分不解:“我有欺负她吗?我不是说了,我跟她开玩笑。”

“我不喜欢这种玩笑。”沐悠然拍开他的手:“今天姐姐生日诶,你们准备了礼物没有?”

“你也知道你临时通知我们,又不说是晚凉生日,我怎么准备礼物?”

“我不管。”沐悠然白了他一眼,想到自己年年收到的那些贵重礼物:“你跟大哥都记着。你们欠姐姐一个生日礼物。”

沐逸群拧眉,看着沐悠然微嗔的小脸:“万博体育信誉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万博体育信誉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万博体育信誉官网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,万博体育信誉官网页面提供一流的在线安全游戏产品,万博体育信誉一体化的平台,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。我可不想欠。不就是生日礼物吗?我现在打电话给她准备好了。”

说完,他站了起身,去包厢外打电话了。再进包厢的时候。里面多了一个推车,车上摆着白色香水百合。正中间有一个心型蛋糕。

蛋糕上有一个用奶油巧克力做成的小房子。在房子的边上有四个小人。两大两小。

池晚凉看到那个蛋糕的时候,眸光闪了闪,转过头看着沐悠然:“悠悠,蛋糕也是你准备的吗?”

“不是。”沐悠然这次不敢再居功了,指了指商昊南:“商昊南弄的。”

池晚凉看着那个蛋糕,半天不说话。小手攥得更紧了,咬着唇瓣,对着商昊南露出感激的笑意:“昊南。谢谢你。”

“不客气”商昊南摆手,刚才进来看到沐逸群不在,他直接就坐在了池晚凉的边上:“只是一个蛋糕。你不要嫌少。”

“怎么会呢。”

那个房子,那四个奶油做成的小人,是她的梦想。池晚凉从来不知道,商昊南这样了解自己。

她一直想着,有一个家,不要太大,小小的房子,一个相爱的人,生两个孩子。过平凡的日子。

这个愿望很小,对她来说,却很难。

“昊南,真的谢谢你。”

“喜欢的话,就来切蛋糕吧。”她喜欢就好。那就不枉费他花这些心思了。

“要先点蜡烛。”沐悠然白了商昊南一眼,真没情趣:“还要许愿。”

沐逸群此时在边上坐下,看着桌子上放着的那盒蜡烛,拿起来递给池晚凉,却在她伸出手接的时候,十分“不小心”的松开手,包装好的蜡烛掉在了蛋糕上。

小房子被蜡烛砸坏了,前面的四个小人有一个也倒了下去。蛋糕的造型一下子被破坏掉了。看起来有些狼狈,有些可笑。

“逸群哥。”沐悠然白了他一眼:“你太过分了。”

“啊,不好意思。”沐逸群摊了摊手:“没拿稳。”

“没关系的。”池晚凉看着那倒下去的那个小人,脸色有些苍白,却无法去责备沐逸群。将蜡烛从蛋糕上拿起来,奶油沾了不少在外面的包装纸上。

蛋糕看起来不完整了。

“沐逸群。”商昊南真不知道他今天在搞什么,感觉好像一直在找池晚凉的麻烦一样:“你干嘛?”

“悠悠生气了?”沐逸群浅笑着坐直了身体,目光从池晚凉的脸上扫过:“晚凉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没法关系。”池晚凉摇头,笑着拆开蜡烛的包装纸:“我们,来点蜡烛吧。”

低头浅笑,池晚凉让自己不去在意。不过是一个蛋糕。手上的蜡烛被人分了一半去了。她抬眸,看到了商昊南,他看她的眼神,充满了怜惜。

“我来帮忙。”

好听的男中音,带着几分愉悦,认真去听,却感觉得出里面隐藏着的心疼。就算他跟沐家两兄弟是好朋友,有些事情也是无法改变的。

比如说他们一直对池晚凉的不喜。比如沐家人对池晚凉的不喜。

从池晚凉四岁进沐家开始,她几乎没有一天是真心开心的。

她眼底深处化不去的轻愁,让他十分心疼。越心疼,越想保护她。可是越想保护她,就越怕自己的靠近会把她推得更远。

在商场上不管面对什么危机,不管面对什么强劲的对手都可以肆意浅笑的商昊南,只有在面对池晚凉时,一筹莫展。计无可施。

靠太近,怕她惊,怕她想逃。离太远,他又不舍。

她就像是一根线,牵动着他的心情。他甚至不敢去跟沐家人表示他对晚凉的喜爱,怕他的感情,会变成晚凉的负担。

每次想到这些,他就在心里自嘲。向来自负狂妄的商昊南,也有这样的时候。

面对晚凉,他完全不是商场上那个谈笑风生的商昊南,只是一个为爱患得患失的男人。

专心的将蜡烛插在蛋糕上。点亮。沐悠然看着两个人的动作,刚才那种十分怪异的感觉又一次涌上。两个人专注的样子,在包厢幽暗的灯光照耀下,那模糊的身影,却十分和谐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宛如一对璧人。心,突然就不舒服了。

商昊南跟池晚凉两个人专心的点蜡烛,那个样子,好像包厢里其它人都不存在一样,空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心口那里,突然就很不舒服了起来,酸酸的涩涩的,还有很多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味道。烛光照亮了池晚凉的脸,这样近的距离竟然觉得有几分迷蒙。

再看商昊南,视线轻轻从池晚凉的脸上看过,眼眸深处闪过的情绪,竟然让沐悠然捕捉了个分明。

卧龙亭